书客居 > 领证后,军阀大佬宠妻成瘾 > 第114章 不是亲生的

第114章 不是亲生的


刘淮清是自己一个人住的公寓,她艰难地把人扶进电梯,成年男人的重量可不是盖的,男人几次差点跌倒几次差点撞墙上,她才气喘吁吁把人拖在公寓门门口。

她一个公众人物,冒着被人认出的风险,跑进一个男人家。

后果不敢想象!

她喘着气问道:“钥匙,钥匙在哪?”

“这......这里。”

醉酒的男人窸窸窣窣地伸手摸自己的裤兜,低着头,摸了好几次都未成功。

他迷茫地看着她,靠在门板上。

乔言扶额,叹了一口气。

“我来吧。”

她细白修长的手指伸进刘淮清的裤兜里,西裤里面的面料太薄,乔言感觉摸到了男人的大腿传来的热度,她手有些烫,脸也跟着烫烫的红红的。

她有些想打退堂鼓。

“你自己来。”

男人不为所动。

她最后闭着眼,一鼓作气,摸出了裤兜里的钥匙。

刘淮清的公寓是双层的,他的卧室在二楼。

乔言本来想把人扶上二楼,但看着台阶,叹了口气,她果断选择放弃。

她之前来过一次,太熟悉房子的布局,她去了男人的卧室,从房间里抱了一床被子下楼。

刘淮清醉醺醺地躺在沙发上,絮絮叨叨,“笙笙,笙笙......”

乔言蹲在他面前,给他盖着被子。

问道:“谁?”

刘淮清迷蒙地睁着眼,看着天花板,喃喃道:“笙笙,笙笙......”

笙笙?

姜笙?

乔言想了想,这不可能,是巧合,叫笙笙的那么多,一定不是自己认识的笙笙。

乔言蹲在沙发边,盯着男人迷离的双眼,趁刘淮清醉酒,想套他的话,“笙笙是谁?”

男人含含糊糊,十分不清醒,女人问啥说啥。

“笙......笙笙,我喜欢......喜欢的人。”

乔言听着从男人嘴里亲耳证实有喜欢的人,心里有些密密麻麻的疼,鼻头发酸。

她慌忙站起身来,脑袋有几分眩晕。

刘淮清踢开被子,要脱掉自己身上的西装,甩在地板上,嘟嘟囔囔地说:“要那件西服,不要这个。”

乔言捡起地上的西服,拍了下灰尘,搭在一边,又被男人重重扔在地上,语气有些急躁的强调:“不要这件,我要笙笙选的那件。”

乔言即使再迟钝,也知道自己拿走那件平平无奇的西服,是男人喜欢的姑娘送给他的,他珍惜,所以得要回去。

她怔愣在原地。

笙笙说他有喜欢的姑娘,她不信。

朋友说他为情所伤,她也不信。

现在被亲耳亲眼证实,她感觉心脏被针扎似的密密麻麻的疼。

乔言慌乱地拿上自己的包,慌不择路的离开了这个让人窒息的地方。

刘淮清第二天醒来时,脑袋宿醉后嗡嗡的,他抬眼看了看四周,发现躺在自家的沙发上,又看了看身上穿戴整齐的衬衫西装裤,呼出一口气。

他醉酒后记不清昨晚怎么回来的,也不记得自己是被谁给送回来的。

脑袋迷迷糊糊。

他给自己倒一杯温水,咕噜一声全部喝下。

又在沙发上找到手机,没有未接电话,只有助理发的几条工作上的事情。

他揉着脑袋想了很久,也没记起昨晚发生的事。

笙笙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感觉浑身不适,她在心里狠狠骂了时昱无数次。

早上照例去病房查房,查完房才去的手术室。

她在更衣室换衣服时,看见自己脖子手臂上的斑斑点点红红紫紫,在雪白的肌肤上格外惹眼,像是被蹂躏了一般,气得她又骂了时昱好几遍。

她对着手臂脖子拍了一张图片发给时昱。

【姜姜姜:你自己看看,你是属狗的吗?】

时昱今天没有去基地,而是去了‘半生’。

老k昨晚把姜瑞带到了‘半生’,说是有重大发现,让他亲自过来一趟。

时昱坐在宽大的椅子里,背对着门边,让人看不清他的脸。

老k带着姜瑞进入房间,大门被老随手关闭。

“放开我,你们到底抓我来干嘛,我不认识你们,我跟你们无冤无仇的。”

老k照着姜瑞的小腿一踢,凶狠地说道:“少废话,把你昨晚说的话再说一遍。”

“你们到底是谁呀,要说什么,该说的我都说了。”

老k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在姜瑞面前,用拇指轻轻拭过,眼眸里闪过一丝狠戾。

“说不说?”

姜瑞被匕首吓到,哆哆嗦嗦点头,说道:“姜......姜笙不是我的亲姐姐,他是我爸收养的。”

时昱把椅子转过来,看向半跪在地上的姜瑞,蹙着浓眉,眼底闪过轻微的诧色,问:“收养的?”

“是,我爸收养的。”

姜瑞说完才抬头看坐在椅子上的男人,他记起来了,是那天在医院帮姜笙的那个男人,心里顿时更惊恐。

他只是看着男人的眼睛,就顿感小腿疼。

他不会是因为自己找姜笙要过钱,才生气把自己绑过来报复的吧!

姜瑞眼中满是痛苦,求饶道:“我不会找她要钱了,你们放过我吧!”

男人鹰隼般的眸子,眼睛半阖着,“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妈无意间听我爸说的,全家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我爸把她保护得很好,但姜笙确实不是姜家的孩子啊。”

“所以你就理所当然找她要钱?”男人平静地说着,暗地里却暗藏危险。

姜瑞一哆嗦,这个男人果然是来帮姜笙的,他明显惹不起。

只好求饶,“不敢了,我错了,再也不敢了,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找她了,求求你们,放过我......”

“我看你明知故犯,不长记性,很欠收拾。”

“这次真的不敢了,老板放过我吧,我保证离得远远的,不再出现在京都。”

姜瑞双手被绑着,一步一步跪着爬向时昱椅子旁。

时昱朝老k使了一个眼色,老k领命带着姜瑞离开了房间,去了地下室。

待人走后,时昱仰靠在椅背上,闭着眼。

笙笙是姜医生的女儿,那她的家人又是谁呢?

她自己知道不是姜医生亲生女儿吗?

她想不想找到亲生父母呢?

一连串的问题浮现在时昱脑袋里,驱之不散。

就在他沉思时,收到了笙笙发来的图片和信息。

是笙笙拍的脖子手臂的照片,看着自己昨晚的杰作,时昱嘴角微勾微笑着。

修长的手指迅速回了一条。

【姜医生,大白天的发图片勾引你老公,不太好吧。】


  (https://www.skjwx.cc/a/73819/73819533/1453717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kjwx.cc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2.skj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