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从纸扎人开始 > 第十章 江湖事江湖了

第十章 江湖事江湖了


  “小子,你想死?”老王见到方白不闪不避,心头泛起疑惑。

  以他对这小子的了解,不应该对生死弃之不顾,此时此刻更会破釜沉舟。

  但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双方已经开打,那就没有挽回的余地。

  马车越发接近,在老王眼中,本来纹丝不动的方白动了,从腰间掏出拳头大小的纸人,朝着他扔了过来。

  “这个小东西?”老王眉头皱起,他并未感觉到危险,冥车匠的特殊能力也没有触发。

  冥车匠坐在马车上可以规避危险不假,但这纸人毫无杀伤力。

  作为摸爬滚打的老江湖,老王仍然没有放松警惕,下意识的偏过头,让拳头大小的纸人从侧边划过。

  躲过纸人,老王转过头时,看到方白仍然站在原地,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真是一心求死?”

  奇怪的念头从心中升起,老王总觉得方白的情况不太对劲。

  为什么!

  为什么他不反抗!

  念头无限扩大,变得灼热。

  可是下一刻,灼热的念头瞬间坠入冰窖。

  “嘻嘻嘻……”

  耳边传来机械般的笑声。

  一双纸做的手臂从后面环住他的脖子,脖子上的皮肤起了层鸡皮疙瘩。

  老王转过头,看到肩膀上有个脑袋看着他。

  这颗脑袋五官生动,脸色苍白,挂着毛骨悚然的笑容。

  ——纸人!

  老王心头掀起滔天巨浪,胸口传来剧痛。

  “嗤!”

  纸人双手如刀般锋利,洞穿了老王的胸膛。

  马车的速度减缓,方白趁此机会滚到一旁,险之又险的躲开。

  “轰!”

  马车一路直行,撞到十几棵树之后,渐渐停了下来。

  方白抹了把额头的汗水,松了口气。

  刚才不是他不想动,而是找到了最佳距离,把纸人扔了出去。

  在纸人穿过老王的刹那变大,刚好勾住老王。

  扔出去之后已经来不及反应,要不是老王被洞穿了,减缓了马车的速度,他被撞一下,至少得受个重伤。

  方白缓了一下,看着满地狼藉。

  纸人全没了,都被马车碾成了碎片。

  马车一路急行之下,碾出一条空旷大道。

  老王躺在地上,胸口的衣服被鲜血浸染,已经血红一片。

  牵丝纸人站了起来,脸上挂着笑容,平静的站着。

  方白走了过去。

  “输了啊……”老王双目空洞。

  似乎是感觉到方白走过来,他努力转头,空洞的眼神有了神采。

  “江湖事江湖了,也算是寿终正寝了。”方白道。

  “可惜了,最后都没能听到人叫我一声爷。”老王张开嘴,露出笑容,牙齿上挂着血丝。

  方白叹了口气:“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

  “重要,我在这江湖,就没人瞧得起我,一辈子,我一辈子都在追,想让别人叫我一声爷,不过现在不重要了。”老王眼神正在变得灰暗。

  江湖事江湖人,混了江湖,都有执念未了。

  或者说遗憾。

  方白对纸人使了个眼色,让他送老王最后一程。

  “过不了多久,阴驿就会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你可以来吗,听不到别人叫我爷,别人能叫你一声爷,我也满足了。”老王道。

  方白挑眉道:“也许吧。”

  阴驿对他来说也许是机遇,但现在不是时候,而且还有一段时间。

  纸人上前,那双手如同钢刀,划过老王脖子。

  老王眼神逐渐空洞,彻底失去生命气息。

  “烧掉。”方白简单下达命令。

  死人要烧掉,留着徒增变成诡异的几率,划不来。

  纸人开始行动。

  “有我给你送行,不亏。”方白道。

  江湖人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走江湖就如同走钢丝,可能连个送行的人都没有。

  善终是好事,不得善终的一大把,横尸荒野,被野狗啃了,连全尸都没有。

  外人看到江湖中的好,什么豪气干云,什么义薄云天。

  身处江湖的他们,看到的却是满地疮痍。

  不得善终是坏事,但有人能相送,那也是一大幸事了。

  “第二个了。”

  看着面前燃起的熊熊火苗,方白双手环抱,靠在一棵树上,目光定定的看着。

  虽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短时间内两条人命在他手中没了,心中的复杂滋味难以言喻。

  很快,他已经思索明白,复杂的情绪如烟尘消散。

  “优柔寡断,还怎么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

  等到火苗变小,一切终了。

  “恩怨已了。”方白对火堆拱手:“你没起杀心前,我俩言谈甚欢,你也对我多有照顾,你说没人叫你一声爷,今日我亲手为你送行,也算是报你曾经对我的好。”

  “人死如灯灭,江湖的事情再与你无关,这地方风景独好……”

  “祝长眠。”

  旁边的纸人恢复僵硬,鬼丝的效果结束了。

  方白拿起地上的烟杆,仔细瞧了瞧。

  入手沉重,很有分量,用来敲人头绝对带劲。

  这烟杆是个宝贝,鬼丝都不能损伤,方白想了想,放进背后的包袱。

  感慨江湖恩怨是一回事,舔包是另一回事,这并不冲突。

  牵丝纸人变成正常纸人,方白也不打算重新附着鬼丝,趁着现在时间还早,他找了个方位,离开了五十八号阴驿。

  这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早点离开,以免后面再发生异常引火烧身。

  至于之后大修阴驿的事儿,方白也是有过考虑的。

  他这次前往的地方是东边的县城,以前也去过两次。

  县城离五十八号阴驿虽然看似很远,但比起其他地方,已经算近的了。

  如果后面真要大修阴驿,他在县城里也能听到风吹草动,到时候酌情考虑过不过去瞧瞧。

  “走了。”

  方白回头望了一眼冷清的阴驿,紧了紧背后的包袱,带着唯一的纸人离开。

  五十八号阴驿再度恢复寂静,一如既往。

  ……

  井龙县,是一边陲小县。

  由于县城曾经被大越国的落难皇帝住过,所以带着个龙字,本来叫井县,后来就更名为井龙县。

  但大越国皇帝似乎并不太心仪这个县城,哪怕改了名字,仍然发展不起来。

  毕竟睹物思人这事儿很寻常,皇帝见到这个县城,就自发的想起曾经落难的时候,这搁谁都不舒服。

  井龙县西边,是一座大山。

  这大山资源丰富,成了不少县民采摘山货的谋生地。

  现在已经接近黄昏,孙二龙背着竹篓,进山了。

  


  (https://www.skjwx.cc/a/40498/40498979/1486076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kjwx.cc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2.skj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