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从纸扎人开始 > 第三十八章 来龙去脉现踪迹

第三十八章 来龙去脉现踪迹


  “起因在井龙县之前……”

  幽暗的包子铺,只有蓝衣一个人的声音响起。

  随着蓝衣的缓缓叙述,众人也清楚了事情的经过。

  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被理清后,方白陷入沉思。

  按照蓝衣所说,宜秋现在确实是时妖分支的妖巫。

  但在这之前宜秋是灵娼,而且是灵娼分支诡乐师。

  她们并不属于井龙县,而是在一个很距离井东县很远的县城。

  宜秋是她们大姐,带着一大堆诡乐师在那个县城谋生。

  诡乐师的路子别具一格,走的是乐理,但又有所不同。

  她们将世间红尘融于乐器,这是诡乐师的精髓所在。

  但入了红尘,红尘纷扰自来。

  而她们的大姐宜秋就在那个县城中了招。

  宜秋爱上了一个男人。

  海誓山盟,花前月下,两人甚至私定终身。

  那段时间,宜秋每天都带着笑容。

  但好景不长,那个男人让宜秋吃了大亏。

  “他让宜秋姐带着我们去其他县城,路过一个空地时,空地垮塌,我们落入一个巨大无比的地下坟墓,姐妹们都死了,只有我和青衣活了下来。”

  “那个男人是掘墓人,宜秋姐杀掉了那个男人,带着我们离开了。”

  这是蓝衣的原话,当方白听到“掘墓人”三个字时,心说了一句晦气。

  盗窃娼中,掘墓人是盗的分支。

  这个行当就像字面意思,专门干偷坟窃墓的活儿。

  就算在盗这个大行当里,也是极为稀少的,更不用说其他行当,见了他们大多都是避而远之。

  “那个大墓需要江湖女子的血才能开启,男人就是看中了这个,才百般接近宜秋姐。”蓝衣说到这里,叹了口气,继续说着接下来的事。

  自从遭受到打击之后,宜秋从此就不再相信男人,而机缘巧合之下,在井龙县遇到一只狐妖,从诡乐师变成了妖巫。

  来到井龙县开设春雨阁,就是为了给狐妖搬运新鲜血食。

  “狐妖啊……”方白摸了摸下巴。

  从蓝衣口中得知,这只妖物是狐妖,那么开设春雨阁的事情就说得通了。

  江湖中流传着一个说法,也是有关于狐妖的。

  狐妖者,全身兽毛,人立而起。

  善变化,以幻术为法,诱青壮男子,食心肝脏腑,饮鲜血精气。

  这里所说的狐妖,可不是前世电视剧那些貌美如花的长尾巴女人,而是全身覆盖白毛,顶着个狐狸头的妖物。

  当然,也不排除某些人喜欢这种。

  但这喜欢需要付出代价,活生生的被掏出心肝腑脏吃掉,其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宜秋姐是为了报复好色之人,春雨阁的四周都有狐妖毛发,男人去的次数越多,越容易受到幻术的影响,直到到达一个临界点,就会自己跑到荒野去找那只狐妖。”蓝衣道。

  青衣补充了一句:“整个春雨阁,只有我们两个是诡乐师,也是那次活下来的,其他人都只是普通人,为了在春雨阁谋个生路而已。”

  解释到这里,大家也都清楚了。

  “方兄,狐妖在春雨阁周围布下狐毛,那现在得马上去春雨阁。”秦枫说道。

  一提起这个,还不等方白说话,杜迎香就先开口了。

  “我怎么感觉今天春雨阁不太一样,人太多了。”

  “是有点多。”方白刚才也发现这个情况,但是当时很紧急,也没有想太多,这个时候回想起来,脑海突然闪过一丝灵光。

  “她要动手了!”

  三人异口同声。

  秦枫赶紧拿出青云笔,随时准备前往春雨阁。

  方白却不一样,他盯着蓝衣,双目微微眯起:“当时为什么不说?”

  挂在腰间的纸驳壳枪被他拿出来。

  “我要保护妹妹,让妹妹安全之后我才能说,公子如果非要杀我,我也没办法。”蓝衣眼神黯淡。

  青衣吃了杜迎香的肉干后稍微缓解,见到场面异样,她虚弱的走上前,抓住方白的手:“公子,宜秋姐只是要行动,但还没到那个时候,当时你们也不清楚各种情况,如果发生冲突,对你们很不利。”

  她才出来就发现不对,但那个时候没说。

  其一是宜秋才开始扩大范围,还没到最危险的时候。

  其二就是青衣知道宜秋的情况,但方白他们不清楚,在那种情况下,起冲突反而是坏事。

  方白收回纸驳壳枪:“你先回去休息。”

  青衣轻轻嗯了一下,虚弱的迈着步子,坐回椅子上。

  “看来宜秋是故意放走她们,让她们远离妖物,这倒还有点人性。”秦枫转了转手中青云笔,若有所思的道。

  “不一定。”杜迎香用食指将额角秀发挑到耳后:“真放还是假放,是真走还是假走,谁又能说清呢?”

  言下之意,有两重意思。

  要么宜秋是真的念及姐妹之情,放走青衣蓝衣,要么就是另有所图。

  至于如何另有所图……

  杜迎香看了青衣和蓝衣一眼。

  做她这一行的,容不得丝毫马虎。

  常年与妖物、诡异、江湖人打交道,尤其是曾经混迹于江湖,杜迎香虽是一介女流,但心细如发,否则也不会离开了江湖成为司吏。

  在场的人都不笨,尤其是方白和秦枫,两人滑得跟泥鳅似的,一听就听出了大概。

  蓝衣微微一怔:“你是……怀疑我们?”

  “只是怀疑而已,从现在起,你们只需要避嫌就好了,这里离春雨阁很远,宜秋如果真想放了你们,不会再追上来了。”秦枫说了个折中的办法。

  蓝衣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被青衣拦了下来。

  “姐姐,公子救了我们,我们要按照他们说的做,至少不要给他们添麻烦。”青衣靠在椅子上,拉着蓝衣袖子。

  方白一句话也没说。

  杜迎香把目光投向方白,总感觉此刻的方白不太对劲。

  虽然没有接触多长时间,但杜迎香看人很准。

  在杜迎香的想法中,方白这个人深不可测。

  上次方白来包子铺时,各方面的表现都让杜迎香刮目相看。

  说一句明白点的话,在杜迎香所认识的那一堆司吏中,还真找不出一个人能和方白媲美。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现在却不说话了。

  有古怪!

  


  (https://www.skjwx.cc/a/40498/40498979/1486073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kjwx.cc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2.skjwx.cc